大丰彩票

                                                           来源:李永生编辑


 一、城投公司的现状及表现

定位,我是谁?我在干啥?

如果是企业,就是应考虑股东价值最大化;如果是政府机构,则应考虑其民生作用。要问城投如何体现政府的意志,更要问政府如何给出稳定的制度预期。

债务,重,重于泰山。

中央三令五申“谁家的孩子谁抱”,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也打消了中央兜底的“幻觉”,但债务连本带息地滚着,着实令人窒息。

融资,难,难于上青天。

政策形势从单方面收紧“堵后门”,到己亥年为了防金融风险“开前门”,相对好转,但融资是城投的立命之本,如何体面地开展市场化融资?这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叩问。

资产,虚胖,且胖且虚。

优质资产利用不足,无效资产用不起来,继续走吧,是剥是留?进退维谷。

业务,单一,造血功能严重不足。

报表收入花容月貌,都是打了玻尿酸,终究抵不过岁月的洗礼。话说回来,(曾经)干城投的谁正儿八经想过去赚钱?信仰毕竟不能当饭吃,经营性业务不能靠信仰开展。

人员,技能多样、身份复杂。

做城投的,来历复杂,大多有十八班武艺,但也不乏浑水摸鱼的,人多但力量并不大。

 管理,低效且凌乱。

完美的组织架构图让资深的咨询顾问也挑不出毛病,但关键制度大多闲置,形同虚设。

政企关系,不分,如胶也似漆。

国企“贵族”的身份让城投与政府关系靠太近,政企不分让城投得不到授权,也就无法成为相对独立运营的企业。

当然了,处于不同发展水平的城投公司,问题会有所差异。根据笔者的老板丁博士的城投转型升级理论,从1.0版本往上走,越靠近5.0版本的城投公司境遇相对越好。即便如此,从1.0版本到5.0版本都有各自的问题,就好比富人、穷人都有各自的困惑一般,只是侧重点不同。

    二、四面楚歌人人弃,红消香断有谁怜

上述种种问题不妨可以看成是城投转型中的内因。哲学常识告诉我们,内因是影响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外因则排在第二位。对于城投而言,或许笔者要重新审视这一哲学常识了。因为影响城投的一大外因——政策,往往是决定性的,甚至是致命性的。

43号文那几年的政策各位城投同仁已经烂熟于心,就不再赘述。这两年,国家又陆续甩出50号文、87号文、23号文等重磅文件,这是明面上的。此外,还有很多没有公之于众的“秘密武器”,懂的人自然懂。总之,地方政府债务管理不断加强,平台公司政府融资职能彻底剥离,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提升到了国家战略层面。这些重磅文件就像“催泪弹”昭示着权威,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感受到了来自中央的决心,特别是随着审计署和财政部专员办的陆续莅临,地方政府和城投公司的领导们才知道缓过神来,发现时代真的变了,就像青春——固然美好,但芳华难在,甚至成为时代的弃儿。

去年,网上就曾有一篇唱衰城投的文章,大体意思是城投在上世纪90年代诞生,2018年将逐步消亡。笔者看完此文后,嘴角蜜汁微笑,因为在笔者看来,城投不仅不会消亡,更将迎来以新一轮城镇化建设和产业升级为代表的发展机遇,并通过发挥国有企业领头羊的先锋作用实现凤凰涅槃。毕竟,除了城投从业者自身感受到转型发展的迫切性外,国家也在慢慢释放了一些政策利好,比如国企改革领域的诸多文件,比如不能对平台公司断贷、抽贷的诸多文件,比如稳增长、补短板的相关文件,比如前段时间热议的经开区平台上市文件。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在政策的号召下,近年来,各位城投的同仁们除了应付领导下达的一筐子任务外,转型发展的工作也不敢怠慢。因为他们深知,动辄15个点的非标无异于饮鸩止渴,冰凉的现实和暧昧的抽象在每个黎明交替,但海市蜃楼终会散去。更何况,关于平台公司转型发展也是得到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的明文要求和支持的。

    三、转型路漫漫,谁与终相伴

“城投转型”的概念天天提,到底啥意思?笔者又翻了翻辞海,没有解释。“城投转型”尽管看不见也摸不着,就跟“城投信仰”一样,无法解释这种存在,但仍配拥有姓名。通俗地说,笔者认为城投转型就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希望做个好人”。从原来的空壳公司,纯粹的投融资平台职能转变为带有特殊目的的一般性国有企业,核心主语是从“平台”转型为“企业”。

回归到企业的层面,咱就好理解了,企业有三个基本属性——经济性、营利性、独立性。所谓经济性,是企业的首要特征,通过这个特征来实现自己的价值和商品的使用价值。所谓营利性,是企业的根本性标志,也是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根本要求。所谓独立性,则需要企业能够独立核算、自负盈亏、自主经营,成为真正的一个独立法人组织。现实情况是,这三个基本属性很多城投一个都不沾边。

 那么城投转型的重任到底靠谁?

 首先,需要中央政府的政策保障和有效支撑。这里面涉及到城投背负的大量公益性项目债务,城投承接政府性项目的明确合规方式,城投在涉足经营性业务过程中万一存在投资亏损怎么办等等,都需要国家从顶层设计层面予以规范甚至立法,给出一个明确的预期。虽然,当前相关政策或多或少都零星提到上述内容,但是笔者感觉对城投来说不太解渴,这也可能是精英的决策者们为了避免政策出台再次带来“政府债务”的大规模高发吧。凡事都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国资国企改革已经在深水区挺进,金融风险防范化解实施也在试点推进,城投行业也在逐渐步入正轨,得让子弹飞一会儿。

其次,需要地方政府的全力支持和极力推动。城投是地方政府天才般的创造,可以说是政府的“亲儿子”,城投“成长”遇到的问题政府必须要管。且为了避免债务危机通过城投的外部性传导加剧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形成,地方政府需要不遗余力地支持城投转型。从各地城投转型的经验来看,第一步就得重组,通俗点理解就是“洗心革面”,外部资源整合与内部资产配置协调推动。外部资源那么容易整合吗?是的,城投很难做到,但每一方水土总有一个当家的人,当家人集中力量推动城投转型,方能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当然了,后面还有一系列的转型动作,都需要地方政府的全力支持。 

再次,需要城投公司的主动作为和积极谋划。政府给的关爱再好也要主动作为,资源条件再优越也要积极谋划。成功,要靠个人的努力,烂泥是扶不上墙的。 在新一轮的转型浪潮里,更需要城投的领导们顿悟时势,把握机遇,力挽狂澜当然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阳光之下,人各有分,但人无贵贱。就像那些生活在泥淀里的少年,他只是因为生活在泥淀里而已。那些深陷债务沼泽的城投们,照样可以破茧成蝶、华丽转型。这就需要城投一线操盘手们敢干、敢闯、敢拼。毕竟,只能自己干,引人引智,慧眼识珠,珠联璧合。 

这里必须要强调的是,转型的趋势是在的,转型的想法是对的,转型的路子是有的,但转型的初衷咱不能忘了。推动政府融资平台转型为市场化的国有企业,是需要充分发挥其市场化融资职能,支持地方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发展。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2019年09月04日

关于国企混改思路的探讨

上一篇:

下一篇:

城投转型的重任到底靠谁?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